你知道吗,香港菲佣有这项活动,凑钱参加选美

来源: 宜港汇

每周日,在香港的中环街头和旺角街头可以看到有这样一群姑娘,她们丝毫不在意路人的目光,自我沉浸般的在街头欢聚、唱歌、跳舞。

 

她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脸上的妆容不算精致但胜在笑容灿烂。

 

她们穿着高跟鞋练习走台步,磨破的脚用止血贴简易处理,等前一个练台步的姐妹休息,下一个姑娘再换上她脱下来的裂了皮的高跟鞋。

 

她们是香港菲佣,也是这个时代不折不扣地“灰姑娘”,然而现实总不如童话一样美好,因为12点一过等待这群会姑娘们的,仍然是无尽的家务工作,不是拿着水晶鞋的王子。

 

在香港,几乎每一个中产家庭都有菲佣,1975年时香港外佣人数仅为1,350人,至20201 月的数据显示已有40万外佣增长了260多倍,占到香港本地就业人口比重的近一成。

 

其中大部分来自菲律宾和印尼,菲佣一般都是自己的雇主同住,大家都知道香港住宅房屋面积非常小,这些菲佣往往只能住在阳台、杂物间这些狭小逼仄的地方。她们的工作强度也非常大,通常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620小时,周日是唯一的休息日,也是唯一属于她们自己的日子。

 

在这一天,几千个姑娘三五成群地结队席地而坐唠叨家常谈天说地,嘴上操着不太流利的粤语或者英语。 自上世纪80 年代香港地标国际金融中心附近的中环遮打道一带被规划成行人专用区之后,这里就慢慢成为外籍劳工共度周末的最佳场所,被媒体称作“小马尼拉”。外佣们在这里互相分享自制的家乡风味的食物,举办花样繁多的各类活动。


其中“选美”活动成为菲佣姑娘们单调且压抑生活中可以喘息的娱乐方式在大多数人眼中的菲佣是社会较边缘的群体,好像她们天生就只会带孩子、遛狗、买菜做饭 、打扫卫生却忽略了她们身上作为女性的魅力但好在她们自己没有忘记。


作为“港姐之乡”香港从来不缺少美女,但这群把街道当作T台的菲佣都不是职业选手。铺天盖地的纸盒就是她们夜晚的住所,(周日不能回雇主家);花园里狭窄的边沿可以练习走直线;现场的摄影机就是临时的化妆镜;摄影师也可能是化妆师,是1对多,甚至110,所用的化妆品,全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品牌。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心怀美好的菲佣都能实现梦想的,那些可以真正登上选美舞台,也只是少数罢了。

 

一张价值1500元港币的比赛入场券,就足以劝退很多菲佣放弃,因为这相当于她们大半个月的工资。

 

但这些并没有完全浇灭女孩们的梦想,她们组成姐妹团,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没钱的,可以当裁缝为参加比赛的姐妹们缝制衣服,雇主不要的旧衣服,衣服上取下的蕾丝,食品包装的锡箔纸.都能在她们手中,变废为成漂亮的礼服。


一部由菲籍女导演拍摄的电影《周日皇后》(Sunday Beauty Queen)曾入选成为南韩釜山电影节参展影片之一,这正是一部描写港菲佣生活的纪录片。这部长94分钟的电影制作历时4年。导演维拉拉玛(Baby Ruth Villarama)追踪拍摄哥莉亚娃等5位菲佣,准备参加一年一度的「香港菲律宾旅游小姐选美」的过程。


导演说:“周日”和“皇后”这两个词放在一起似乎不是很搭调,但「这是一个真实的灰姑娘故事」,希望大家看过之后可以打破一般人对菲佣的刻板印象,她们不是只会做家务的“机器人”她们也有属于自己灵魂的芬芳;她们不是皮肤黝黑的下等人,她们也有权利追求美、定义美。


电影中参与选美比赛的5名菲佣,有人因晚了回到雇主家而丢了工作,有人因为长相过于漂亮而被女主人辞退。最终哥莉亚娃Cyril Goliava获得后冠,在接受祝福后回到主家,脱下华丽晚装又是另一个星期循环不息的工作,令她不禁悲从中来。


现实中的菲佣rosie在菲佣群体中的人气数一数二,同时也是本届比赛年龄最大的参赛者,从2015年开始参加选美,她已经参加了8次,获得过的最好成绩是第二名。对于37岁的Rosie来说,这也可能是她最后一次参加选美。

 

 

 

当看到“应援团”占据了体育馆的一大块,其他同乡小伙伴们挥舞着白色的荧光棒,她说:“感觉好像变身了一样,有人帮你化妆,穿上精致的衣服和高跟鞋,还能戴上珠宝首饰,那一天你不是女佣,而是选美皇后。这是闪耀的日子,我们就像周日灰姑娘。”


港六年,Rosie常常会想:“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照顾别人的孩子,而不是自己的孩子,我很难过,觉得自己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她原本出生在菲律宾农村,高中辍学后就四处打工。

 

丈夫赋闲在家,两个孩子,一个在读大学一个在高中所以她在香港做菲佣的收入是全家主要的经济来源。

 

Rosie一样的菲佣还有很多,她们或许接受过高等教育或许在国内可以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但为了生计为了养活一个家庭,不得不来到异国他乡做着最普通且劳累的工作。

 

有的人或许会问:生活已经如此疲惫了,为何这些菲佣还要花费这么多精力、财力参加选美?

 

因为,“选美”在菲律宾可以称之为国民级的活动,甚至是跨越阶级的重要方式,在菲律宾,小到村庄大到省份,都有自己的选美皇后。老百姓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我们的国家,迫切需要选美英雄!”因为在这个经济发展极差的地方比起用功读书,还是选美更加快捷有效。

 

可能今天是穷人,明天就可能是国民女神。比如,2018年的环球小姐冠军,就是菲律宾人,她不仅收获了财富和名气,还收获了爱情。

 

所以这些菲律宾女佣即使远赴重洋来到香港心中依然有童话般的选美梦一方面为了追求美,另一方面试图通过选美,来找寻家乡的记忆。

 

也许她们永远都无法上演麻雀变凤凰的桥段,灰姑娘即便能留下水晶鞋.也等不到王子的到来,生活终究会归于平凡。

 

但她们至少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只会赚钱的机器,也可以是为自己而活得漂亮女人,哪怕只有一天。

 

生活越是荒芜,就越会有希望滋长。


通用banner